完美新娘第23-24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4-08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程琳 责任编辑:程琳
收藏成功,去查看收藏>>
46发评论,拿红包
完美新娘第23集剧情介绍

  武介东想要借着子夏他们拒捕杀害他们,警长害怕这件事不好收场不敢擅自做主于是把他们送到了警察局。蝶秋和筱冬看见二奶奶在监狱里,就更加肯定是有人要借刀杀人。子夏对负春书要是负春早能听自己的话带走蝶秋就不会连累他们俩了。

  厅长给警长打电话说这个案子要重审,武介东害怕自己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被知道于是就让警长处置他们。警长说现在自己做不了主,害怕事情闹大。武介东就给警长出主意说要跟子夏做交易,警长说如果子夏问罪就放了其他的人。

  武介东来找二奶奶,二奶奶恨他害了尹家还来害楚家,就掐着武介东的脖子要他偿命。武介东说自己不是要追究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反正最后子夏必须死。武介东说要是重判子夏一定会无罪释放,到时候自己肯定不能逃脱干系。武介东还用娇娇来威胁二奶奶,说让二奶奶选择到底是想要子夏去死还是让娇娇去死,于是就答应武介东的条件。武介东让二奶奶一口咬定凶手是子夏,还说希望这次合作比上次更成功。

  警长对子夏说只要子夏认罪,就会对蝶秋、筱冬还有负春劫法场等罪行既往不咎。子夏不得不答应,但是条件就是先把他们放了。娇娇要进监狱看看二奶奶,看守的人说二奶奶是自首的。娇娇不相信,还想要进去,门卫就是不让她进去。

  蝶秋对二奶奶说到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听警长和武介东的,到时候案件重审他们就能被释放了。二奶奶对他们说他们拿娇娇威胁自己,还说武介东威胁自己要是不承认子夏是凶手就会对娇娇下手。二奶奶说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筱冬对二奶奶说她太笨,就算二奶奶指正了子夏,他们也不会放过娇娇的。二奶奶醒悟说自己糊涂。蝶秋抱着二奶奶说现在这种情况不管二奶奶是否认罪,他们都不会放过子夏的。

  子夏自从回到监牢就一直不说话,负春问他为什么不说话,子夏说自己就是坐牢的命,负春安慰他说自己无论如何都会陪伴他的,让子夏坚持住。

  娇娇坐在警局门口等着要见妈妈,警局有人出来说让她去见她妈妈。,娇娇跟着那个人进了警局,那个人就把娇娇关押进监牢,武介东对娇娇说她能不能出来就看明天二奶奶的表现了。

  第二天,蝶秋、负春还有筱冬被放出来,警长说子夏认罪了所以才放了他们,让他们别乱来,不然还会把他们抓起来的。蝶秋对警长说自己要见子夏,子夏害怕再次连累他们于是就对警长说自己不见他们。二奶奶被放出来了,但是知道娇娇被武介东抓起来了,就想要开枪杀了武介东,二奶奶用枪指着武介东,就要开枪,警长让人对着二奶奶开了枪。

  娇娇被放出来,看着妈妈被打死了,伤心哭了起来,二奶奶对筱冬说对不起她,还让筱冬将自己的尸体埋到尹老爷的坟前,死了之后要好好照顾尹老爷。等到楚老爷来到之后警长说自己是被武介东胁迫才冤枉子夏的。

  大菊被压倒警局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厅长说大菊要是冤枉的,天下就没有清白的人了。筱冬和娇娇她们为二奶奶烧纸,蝶秋和筱冬说他们会好好照顾娇娇的。

  子夏对楚老爷说武介东的花露水已经占领了一半市场。楚老爷并没有追究子夏的责任,当问到子夏的病情的时候,负春说子夏的病越来越严重还坚持西医治疗。楚老爷问他穴位按摩有用吗,负春说子夏将蝶秋赶出来,蝶秋根本没法帮助子夏治疗病情。子夏还说蝶秋现在已经是楚家的儿媳妇,子缨说没有明媒正娶自己不同意。

  楚老爷说自己明白子缨对子夏的心思,但是子夏跟子缨是不可能的,还说现在已经不是媒妁之言的年代了,如果子缨在任性下去子缨和子夏连兄妹都做不下去了。子缨听了生气极了。

  楚家准备大摆筵席要为蝶秋和子夏补办婚礼。老鸨说自己因为蝶秋的事情很感动,于是想要见见蝶秋,于是贵叔就说自己先去通传看看蝶秋是不是想要见她。蝶秋见到了老鸨,老鸨送给蝶秋一个贵重的玉镯,蝶秋觉得受之有愧,不肯收下。

完美新娘第24集剧情介绍

  老鸨对蝶秋说一个镯子并没有什么只要蝶秋幸福自己就会高兴了,说着就抱着蝶秋,临走之前蝶秋说让老鸨明天来喝喜酒。小月看见老鸨和蝶秋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子缨,子缨于是就要把这件事告诉楚老爷。

  楚老爷对着那王的牌位说自己对不起那家,但是子夏对蝶秋是真心真意的,还说自己在这里给他赔罪了。楚老爷说蝶秋天资聪明,自己本想一走了之,但是自己不能置楚家不管,不能置孩子不管。楚老爷说自己当初不是自己执念要害死那王的,现在自己身陷囹圄,这都是报应,想要那王给自己指条路告诉自己要怎么做。

  第二天,子夏和蝶秋举行婚礼,场面热闹非凡。老鸨看着蝶秋给楚老爷奉茶心里想着自己虽然不能坐在高堂之上,但是现在看见蝶秋得到幸福心里真的很高兴。子缨对楚老爷说蝶秋去过青楼,难道真的能接受一个经过青楼的女人做楚家的儿媳妇吗。楚老爷问子夏到底是怎么回事,子夏说这段时间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自己保证蝶秋绝对是清白的。子缨不依不饶,还当众侮辱蝶秋。老鸨站出来说自己可以证明蝶秋是清白的,还说自己很佩服蝶秋忠烈的作为,还说自己相信楚老爷是明白事理的人。老鸨还对子缨说谣言止于智者让子缨好好想想。楚老爷让人把子缨带下去,子缨拿出刀指着自己的脖子说这个家里自己和蝶秋只能有一个。子缨说这辈子如果得不到子夏的心就算白活了。蝶秋对子缨说自己走,让她不要为难大家,说着就想要走。楚老爷趁着乱把子缨手里的刀拿掉了。

  老鸨一个人又想起当年自己和女儿告别的情景,伤心地哭了起来。老鸨对楚老爷说当年他答应自己会好好照顾蝶秋的,但是蝶秋却受这么多罪。楚老爷说等到蝶秋过门之后一定会好好对她。老鸨对楚老爷书自己现在会保守自己身份的秘密,但是要是蝶秋还在受苦就会撕破脸皮。他们见面被蝶秋看见。

  蝶秋单独见了老鸨,老鸨说楚老爷就是楚仲轩,蝶秋就知道楚老爷编造谎话欺骗自己还说谎称是楚仲轩饿胞弟。蝶秋听了之后就急急忙忙回到楚家。贵叔对楚老爷说子夏现在已经渐渐失去嗅觉了,还说自从子夏犯病之后都是蝶秋陪在他身边的,于是楚老爷让负春来找自己。

  负春准备去楚家跟楚老爷讨论子夏的病情,筱冬安慰负春说楚老爷如果真的疼爱子夏一定会接受负春的西医理论的。负春来到楚家,负春对楚老爷说子夏的病如果要想根治就要借助西医。楚老爷说要请背景的梁医生来为子夏治疗。负春高兴楚老爷能采纳自己的意见,还说自己也想要想楚老爷推荐梁医生。子夏听见他们的谈话,担心楚老爷的颜面受损,于是就要拒绝治疗。楚老爷说他们楚家就一个儿子,自己都不在乎什么,让子夏也不许有什么负担。

  蝶秋想念爸爸,梦里梦见爸爸让自己为他报仇,被梦惊醒。子夏看到蝶秋伤心难过,就问蝶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蝶秋说自己一直都是在仇恨中纠缠,还说这一切都是楚老爷造成的。子夏对蝶秋说自己为了让蝶秋重见光明宁愿牺牲他们俩的感情。蝶秋让子夏回去,还说自己不可能让子夏为了自己失去眼睛,这样是在折磨自己。(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