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第29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4-11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陈旭 责任编辑:陈旭
收藏成功,去查看收藏>>
46发评论,拿红包

我的前半生第29集剧情介绍

  白光大闹理发室 子君无端被小三

  白光也不知从哪里得知子群跟一个叫阿辉的理发师好上了,便怒气冲冲地赶到理发店打砸了一通,非要见那个阿辉。子君赶到理发店后,见白光在那里闹得鸡飞狗跳,地上到处都是他打碎的东西,他的脑袋也不知是被谁给砸破了,一脸血道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子群正在拼命地劝说着他,白光还是不依不饶地大吵大闹,旁边站着两个警察,一边吆喝一边询问情况,现场一片混乱。子君赶紧上前阻止了子群,想要将她拉走,这时冲过来一个中年妇女,听说子君说他们的姐姐,便拿出自己被白光砸坏的染发剂污染的包包来,非要子君赔她三万块钱,子君不肯理她,那女子扯着她不让她走。这时,贺涵送完平儿赶了过来,见状连忙制止了那个女人,让她跟着自己去取钱。子君一眼就看出她的包绝对不值三万块,哪能让贺涵去当这个冤大头,她连忙拉住贺涵,从自己的包里翻出当初的结婚戒指给了那个想要敲诈的女人,这才将她打发走了。

  之后,子君拉起子群就走,子群担心白光,本不想走,被子君硬给扯走了。刚出了门,就见罗母抱着子群哇哇大哭的儿子跑了来,子君连忙将孩子交给子群,催着母亲和妹妹上车,这时白光也追了出来,贺涵将他推到一边,见警察随后出来将他制住了。贺涵也匆匆上了车,发动汽车绝尘而去,只剩下白光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大叫。

  子君觉得老崔的家白光不认识,不会跑去闹腾,便想要妹妹先去母亲那里躲两天,谁知却被罗母支支吾吾地拒绝了,子君再三追问,才知道那个老崔的儿子怕母亲争家产,不同意她和老崔结婚,老崔拗不过儿子,只好将罗母暂且安排在了酒店容身。子君得知情况后很是无语,但是为了避开白光,也只能让子群带着孩子先去酒店挤一挤了。

  安顿好了妹妹,子君向等在楼下的贺涵道歉,称让他看了这么狗血的剧情,很不好意思。贺涵却说,自己已经见识过她家人的奇葩,所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并说自己从他们身上看到了那份努力生活的生动,其实还挺好玩,同时跟她说了自己从小就生活在那种她羡慕的和睦家庭中,一家人互相礼让凡事为对方考虑,可是自己却厌烦了这样惺惺作态一丝不苟的生活,所以十四岁就离家出国自己闯荡了。子君没有想到五好家庭也会让人感到厌烦,不禁大为感慨。

  子君走后,罗母仔细地盘问了子群,得知女儿对那个阿辉的身家几乎一无所知,只知道他目前还住在集体宿舍里,她当时又急又气,狠狠责骂了女儿一通,子群却执迷不悟,一口咬定自己喜欢那个阿辉,把罗母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子君接受了贺涵的建议,打算第二天照常上班,谁知一大早就被一个陌生女人堵着门口破口大骂,称她勾引了自己的老公,插足别人的家庭,子君莫名其妙,后来才搞清楚,原来是段晓天被停职之后没办法跟老婆交代,就谎说子君勾引了他,将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公司为了息事宁人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段太太是个厉害角色,一听这话当时就急了,她打听了子君的住处,便找上门来吵闹。子君问明情况后,回击了段太太几句便不再跟她纠缠,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哪知道,这女人在家里没讨到好,竟然跑到公司去吵闹,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将子君好一顿寒碜,非要苏曼殊给自己一个说法。苏曼殊日后还想要用段晓天,就没有说实话,只是故作为难地告诉她说,子君是一个大人物介绍来的,不好处理。这时,贺涵恰好有事过来了,他看到刚进门的子君不愿面对这个难堪局面而转身出去了,便上前替她出头,警告了那位段太太一番,称她若是再闹下去,自己会让苏曼殊开除段晓天,段太太闻言更是不依,苏曼殊见状只好说了实话,告诉段太太说,是段晓天非要纠缠子君,子君根本就没有理她,段太太这才偃旗息鼓,不再闹腾。

  段太太走后,贺涵上了天台,找到了子君,劝她不要将这事放在心里,子君却说,自己从段太太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初刚发现陈俊生出轨时的那副发疯的样子,可恨又可怜。贺涵劝她说人生一世,谁都难免有犯浑的时候,只要能够认清自己,做好自己就够了。子君很感激贺涵对自己的帮助,其实一直以来,她努力拼命地工作,有很大的成分是因为贺涵,想要让他知道,他在自己身上的努力没有白费。

  段晓天的事很快就传到了辰星,陈俊生得知后专程找到了段晓天,向他询问情况,段晓天拎不清楚状况,还是一股脑地往子君身上泼脏水,陈俊生被他惹怒了,将他好一顿胖揍,告诉了他自己和子君的关系,警告他不许再招惹子君,然后便怒气冲冲地回了公司,这件事在辰星又被传得沸沸扬扬,同事们纷纷评论说,陈俊生这是觉得对子君心有愧疚,才帮她出的头。

  陈俊生每一次见子君,都觉得她大变样,他有些怀疑自己当初跟子君离婚是不是做错了,他将自己心中的烦恼一一诉说给贺涵听,贺涵却说,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面对的问题,这就是人一生的修行。

  陈俊生的烦恼不是没有道理的,结婚时间一久,凌玲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她将自己结婚前所说的那些什么待子君母子好一些的话全都丢到了脑后,一面不着痕迹地嫌弃平儿住在家里,找借口给陈家老两口另外租了房子,让他们带着平儿从自己的眼前正大光明地消失,一面以生活拮据需要精打细算为由,企图劝说陈俊生将付给子君的生活费讨回来,陈俊生看出了凌玲心里的小九九,不仅更加心烦,更加后悔。

  自从苏曼殊得知子君的靠山是贺涵,她的前夫又是陈俊生后,对待她简直就像是菩萨一样地供着,不给她分配具体的部门的相关的工作,就让她这么一天天在公司混着,还时不时地对她低三下四地嘘寒问暖,子君觉得自己根本不像是来这儿工作,简直就像是来当太上皇了,她实在不愿意再这样下去,在要求了几次无果的情况下,便提出了辞职申请,苏曼殊还以为哪里慢待了子君,对她又是一番曲意讨好,称没有贺涵发话她就不能走,子君好不烦恼。

  唐晶一直以来都觉得胃里不舒服,后来越发展越严重,她到医院看过之后,医生说胃里长了块息肉,需要动一个小手术,问她在香港有没有什么亲人可以替她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唐晶闻言想起了贺涵,不由心中更觉悲凉。(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